油知识库

当前位置:首页 > 创新发展 > 油知识库
油与名人
光绪与花生
  花生在民间流传千古的佳话更是家喻户晓,人人皆知。千百年来,男女婚配时,一定要有花生相伴,父辈们希望子孙成群,后代川流不息,富贵满堂,寿高福厚。以花生为吉祥之物,花开果多,让新娘吃了花生,花花生龙凤胎,多子多孙多福的寄托。清廷时期,官员进京均带地方特产;莱阳一官员带给朝廷的花生可谓是有讲究的;带进宫的花生有御膳房负责分配供给,皇妃们多食花生,多生龙子以助纲长。皇妃们即食问花生果是哪里贡品来的,光绪帝曰:“欲知寿果哪里来,黄海之滨齐花生。”并御笔赐予莱阳官员,绝佳美句至今还流传于神州大地。

慈禧与油 

    据慈禧身边的女官德龄在其所著的《御香缥缈录》中记载,慈禧到老年时,肌肤仍然白嫩光滑如同少女一般;年过七旬的慈禧“猜度其年龄,至多不过四十岁”。慈禧十分注重饮食调理。相传,1894年,慈禧皇太后六十大寿,御膳房醉心创制各种精选宫廷菜式,所用顶级食材均由御医精心挑选,一道“万寿无疆”套菜在寿油选用上均以齐花油坊的长生果油与其它贡油经过上百次调配;烹饪的寿肴色香味道鲜美无比,令人垂涎欲滴,慈禧“龙颜大悦”,御医忙禀告美食养颜油的秘诀,慈禧不禁也大加赞赏,欣然御笔:“食齐花长寿油,富贵长春矣”。后来寿油秘方传于齐花油坊,受到国家保护。


告诉你油果香气的组成部分有哪些

    花生油的香气成分属于花生的挥发性成分,按其性质分类有:碳氢化合物、醇、酮、内酯、酸、酚、氧化合物、硫化合物、氨化合物等,至少有300种以上,但是含量极少。花生香气成分的浓缩物称为精油, 花生香气成分的数量与花生品种、栽培方式、土质、海拔及加工方式有关。大花生、小花生、黑花生、普通花生、传统花生,因其品种不同,而各有不同的花生香气成分组成,但同一地区花生的同一个品种香气也不同,高山与丘陵、平原与洼地其香气组成也不相同,仅是香气成分含量比例不同,而突出该类花生的香气特征,也就是说没有任何一个单一的香气成分或主要成分能代表该油品类香气。花生香气是300种以上的香气化学成分含量比例不同的综合表现。香气化学成分有其不同属性,榨油讲究火候,传统品种的大花生是香、甜、甘性气味;因花生仁的外衣内壁是橘子黄色;出来的油红润色泽;1016型小白沙类花生仁的外衣内壁是白色,榨出来的油是浅黄色;油的颜色也与着重反复烘焙的温度及工艺有关系。

韩信分油
    韩信是中国古代一位有名的大元帅,辅助刘邦打败楚霸王项羽,奠定了汉朝的基业。民间流传着一些以韩信为主角的有关聪明人的故事,下面就是其中的一个。
据说有一天,韩信骑马走在路上,看见两个人正在路边为分油发愁。这两个人有一只容量10斤(1斤=500克)的篓子,里面装满了油;还有一只空的罐和一只空的葫芦,罐可装7斤油,葫芦可装3斤油。要把这10斤油平分,每人5斤。但是谁也没有带秤,只能拿手头的三个容器倒来倒去。
    韩信骑在马上,了解情况以后,说:“葫芦归罐罐归篓,二人分油回家走。”说完了,打马就走。两个人按照韩信的办法倒来倒去,果然把油平均分成两半,每人5斤,高高兴兴,各自回家。究竟是怎样倒来倒去的呢?三种容器各自装油斤数的变化过程,可从下面的表中看出。
    韩信所说的“葫芦归罐”,是指把葫芦里的油往罐里倒;“罐归篓”是指把罐里的油往篓里倒。通常分油要把油从大容器往小容器里倒,这时却把小容器里的油往大容器里“归”。往油葫芦里倒油,只能得到3斤的油量;把葫芦里的油往罐里“归”,“归”到第三次,葫芦里就出现2斤的油量。再把满满一罐油“归”到篓里,腾出空来,把葫芦里的2斤油“归”到空罐里;最后再倒一葫芦3斤油,“归”到罐里,就完成分油任务了。

    解:先用油葫芦连装三次,共装9斤,将7斤的瓦罐注满后,油葫芦里还剩2斤。然后将瓦罐的7斤再全部倒入油桶,这时油桶里是8斤油。再将油葫芦内的2斤油 全部倒进瓦罐。最后用空葫芦在油桶里灌满(3斤),倒进瓦罐。这样,油桶里剩下的油和瓦罐中装的油都正好是5斤。双方各分其一,恰好各人所得完全相等。


卖油翁故事

    陈康肃公尧咨(zī) 善射,当世无双 ,公亦以此自矜(jīn)。尝射于家圃(pǔ),有卖油翁释担(dàn)而立,睨(nì)之,久而不去。见其发矢(shǐ)十中八九,但微颔(hàn)之。
    康肃问曰:”汝(rǔ)亦知射乎?吾射不亦精乎?”翁曰:”无他, 但手熟(shú)尔。”康肃忿(fèn)然曰:”尔安敢轻吾射!”翁曰:”以我酌(zhuó)油知之。”乃取一葫芦置于地,以钱覆其口,徐以杓(sháo)酌油沥(lì)之,自钱孔入,而钱不湿。因曰:”我亦无他,唯手熟(shú)尔。”康肃笑而遣(qiǎn)之。



译文
    康肃公陈尧咨善于射箭,世上没有第二个人能跟他相媲美,他也就凭着这种本领而自夸。曾经(有一次),(他)在家里(射箭的)场地射箭,有个卖油的老翁放下担子,站在那里斜着眼睛看着他,很久都没有离开。卖油的老头看他射十箭中了八九成,但只是微微点点头。
    陈尧咨问卖油翁:”你也懂得射箭吗?我的箭法不是很高明吗?”卖油的老翁说:”没有别的(奥妙),不过是手法熟练罢了。”陈尧咨(听后)气愤地说:”你怎么敢轻视我射箭(的本领)!”老翁说:”凭我倒油的经验就可以懂得这个道理。”于是拿出一个葫芦放在地上,把一枚铜钱盖在葫芦口上,慢慢地用油杓舀油注入葫芦里,油从钱孔注入而钱却没有湿。于是说:”我也没有别的(奥妙),只不过是手熟练罢了。”陈尧咨笑着将他送走了。